帮助中心 |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汝窑大家谈 » 正文

【汝窑大家谈】以有限表达无限,汝瓷为什么能在宋代大行其道

发布日期:2017-06-23  浏览次数:9091
核心提示:一个时代的工艺文化亦不能脱离其具体的社会情状而孤立的发展。在对美的多样追求和表达中,各个时代的工艺产品还是表现出不同的面貌和特点。

一个时代的工艺文化亦不能脱离其具体的社会情状而孤立的发展。在对美的多样追求和表达中,各个时代的工艺产品还是表现出不同的面貌和特点。

宋代经济繁荣、文化昌明却国势虚弱。为收复失去的藩镇,应付边患,自立国之初起朝廷就不断推行抑制奢侈消费的政策法令,国家财政和官府手工业向国防兵备及其他事关国计民生的方面倾斜,这样也就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朝廷消费品生产的专断以及由此容易产生的奢靡之风。作为官府手工业的补充但却时时左右社会消费时尚的,是独立而发达的民间手工业。

两宋是一个世俗生活愈益精致化和“诗化”的时代,崇古之风盛行,文人士大夫所关怀的寻常事物中也浸入古人的风雅与情致。而这一切都深刻地影响到工艺产品的精神取向。如官窑、贡器及其他制作考究的青瓷、白瓷等,主要靠釉色取胜,追摹青铜器、银器、漆器和玉器的形制、颜色及质感。

 


 

| 出水芙蓉图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即使是热衷于装饰的普通民用器,也表现出一种美而不艳、华而不靡的美感。笔者曾在品赏汝瓷的小文中,谈到带有这种“精神取向”的美感:

品赏一件传世汝瓷,有种玉润珠圆之感。犹如宋人绘画小品“是在一邱一壑、一花一鸟中发现了无限,表现了无限”(宗白华语),汝瓷——即使是一碟一碗,也表现着一个单纯自足圆满的世界。

大家所熟悉的宋人小品《出水芙蓉图》,用笔细致不苟,赋色浓重艳丽,画中荷花楚楚动人,自然天成。而汝窑荷花碗与之有异曲同工之妙。精巧完美的造型,云净无瑕的釉色,同样表现出“天工与清新”的美感。二者只有材料、形象特征的差异,而无神采意趣的不同。

 


 

| 段店窑“家国永安”珍珠地划花枕 北宋熙宁四年(一零七一)铭 大英博物馆
 

站在思想史、文化史的角度看,“中国”意识的凸显,是宋代一个特别的文化现象。由于契丹、女真和蒙古等异族政权的先后崛起,天下缩小为“中国”,四夷成了敌手,宋人的民族意识和“家国”观念不断增强。表现在思想文化领域,一方面是对异族文化的入侵深感“焦虑和紧张”,另一方面则是张扬和重建华夏本体文化之热情空前高涨。一些学者也注意到宋瓷的“中国”风格。

与汉唐相比,宋瓷的民族化、中土化风格更为突出鲜明。从装饰上看,各种图案趋向简介或写实,中土固有的龙、凤、鱼、鹤、鹿、鸳鸯、牡丹、梅、菊等吉祥纹样,经过宋人的提炼和推广,更具民族“集体表象”的意义而对后世产生深远影响。

综观两宋陶瓷,无论是官窑还是民窑,也无论是素洁纯净的白瓷、青瓷,还是以装饰见长的“磁州窑型”瓷器等,都呈现出一种清净俊雅之美。当然不止于陶瓷,服饰、家具、漆器、玉器、金银器等,概莫如此。

 


 

| 垂钓图枕 河北邢台曹演庄墓出土
 


 

这里还要说到金代陶瓷。金大定四年(宋隆兴二年,一一六四年),金与南宋和议告成,边事不兴,双方相安凡三十余年。“治平日久,宇内小康”。窑业日益繁荣。金代陶瓷也融入一些女真文化和外来文化因素,出现不少新的品种或式样,除前面已提到的红绿彩外,孔雀蓝釉、三彩、紫红斑钧瓷、黑釉酱彩等,也都创烧或盛行于金代。较之简朴的北宋陶瓷,金代制品不免显得有些“花哨”了。但如前所言,金代陶瓷总体上还是中原及北方地区汉民族制瓷工艺传统的延续和发展,同样带有鲜明的宋文化特性和“中国”风格。

 


 

| 牵车图枕 北京海淀北京植物园出土
 

“宋瓷”中有一类极具代表性和标志性制品,如常见的磁州窑白地黑花枕,上绘会市井生活情景如马戏、婴戏等,构图及笔法犹如纸本水墨,画面生动、情趣盎然。

其实,已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白底黑花装饰同样盛行于金代,这类制品应主要出自“大定明昌之治”时期,其上绘画所反映的也正是这一太平盛世社会生活情景。

金代绘画,亦未脱北宋之窠白。白地黑花枕之婴戏图,有的明显带有苏汉臣笔意。而同为“磁州窑型”白底黑花和剔刻画瓷器流行装饰的花鸟,也多是从北宋院体花鸟画如崔白、赵佶写生花鸟等移植而来。金代“汉化”之彻底(故史学界有“金亡于汉化”一说),金人与宋人关系之密切,由此可见一斑。

 


 


 

| 蹴鞠图枕 河北邢台出土

元代较为开放,蒙古统治者倾心于伊斯兰统治者,加之当时与阿拉伯地区的经贸往来十分频繁,大量接受外商订货,这样适应西亚市场需求的青花瓷器得以问世,这一品种也因此多带有浓郁的伊斯兰情调。

 


 

| 元代青花凤凰瑞兽纹四系扁壶 伊朗国家博物馆藏

明初的文化政策是“沿汉唐之旧”,“文必秦汉,诗必盛唐”,雍容华贵之美受到提倡。其实花鸟画盛行,皆是追摹“汉唐以来笔名”,作风“妍丽生动,工致绝伦”。

这一风气与“朝贡通商”而东渐的西亚文化交织,反映在瓷器装饰和造型上,呈现出鲜明的时代风貌。中叶以降,城市经济发展迅猛,特别是富甲天下、人文荟萃的长江中下游地区,“土商相混”,风俗奢靡,绘画、书法、古董文玩等成为流行的消费时尚。彩瓷也得到新的发展。

 


 

| 元代青花绶鸟荔枝纹大盘 香港徐展堂旧藏

本来,在瓷器赏玩上,明早期还是以赵宋为贵,青花、五彩在当时文人士子严重是很俗气的东西,对“青色及无色者”,明初曹昭《格古要论》嗤之为“俗甚”。

但到了嘉、万间,“时玩”(即永、宜以来“近出者”)身价徒长,不独士夫,巨商大贾亦附庸风雅,或将其作为聚财逐利之道,鉴藏风气为之一变。

 


 

| 苏汉臣《小亭婴戏图》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沿及清康乾之世,瓷器已“无不盛备”,加之女真人的文物风俗与典章制度中本来就多保留了较多的繁文缛节,特别是对外贸易和文化交往中更受到欧美消费时尚(一股崇尚中国生活艺术的消费潮,又称“中国时尚”)的刺激,彩瓷装饰日趋繁丽。


 

作者:刘涛

 


河北易县人,1955年出生。1980年代末开始研习中国古陶瓷,后进入文物部门,先后从事文物商业经营、文物进出境鉴定和文物行政管理工作,现任职于深圳市文物管理办公室。著有《宋辽金纪年瓷器》等。
 


 
关键词: 宋瓷
 
 

 
推荐藏品
北宋汝窑天青釉盘 北宋汝窑天青釉盘
北宋汝窑天青釉盘 北宋汝窑天青釉托盘
北宋汝窑天青釉盘 北宋汝窑天青釉圆洗
推荐精品
第三届中国当代汝瓷艺术家精品展 【天青玉壶春套装】 第三届中国当代汝瓷艺术家精品展 【一壶两杯】
第三届中国当代汝瓷艺术家精品展 【豆绿梅瓶】 第三届中国当代汝瓷艺术家精品展 【天青三牺尊】
第三届中国当代汝瓷艺术家精品展 【天青福在眼前】 第三届中国当代汝瓷艺术家精品展 【天青茶具八件套】
点击排行